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思路客繁體小說 > 都市 > 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 > 第2056章 勢利眼

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 第2056章 勢利眼

作者:秦薇淺封九辭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5 01:50:18

-

蕭金雲也看出來曲蘊不太高興,說:“老太太是生氣了嗎?”

“明知故問。”曲蘊冷哼一聲。

蕭金雲說:“那也不能怪我,還不是她們欺人太甚,你是知道我的,我可不會隨隨便便欺負人。”

“你什麼脾氣我還不清楚?你就是被你父親驕縱慣了所以才闖下大禍,我問你,那個江芷嫣說的話是不是真的?你當初有冇有傷害過她?”曲蘊質問。

蕭金雲撇著嘴:“老太太怎麼不問問當初江家是怎麼害我的。”

“那就是真的了?”曲蘊整個人臉色都變了。

蕭金雲說:“哼,老太太這麼偏心是認為自己還能跟江家扯上聯姻關係嗎?”

“你、你胡說什麼。”曲蘊的臉立刻僵了。

一旁的豆豆更是睜大眼睛,用著一種非常古怪的眼神注視著曲蘊。

曲蘊被豆豆熾熱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連忙說道:“好了,我也不說你了,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蕭金雲露齒一笑:“還是老太太好,不過今天怎麼來了那麼多客人啊?”

“還不是某些人好麵子。”曲蘊回答。

蕭金雲說:“老夫人隻是想過個生日,最近封家鬨出這麼多事情來,她被煩擾了許久,想邀請多一些人開開心心過個生日也冇什麼不對的。”

“行了,她什麼意思我還不清楚?不就是想要藉著這個機會敲打某些人嗎?我難道還看不出來?”曲蘊反問。

蕭金雲說:“江家畢竟在京都混了這麼多年,有自己的根基,老夫人這麼做也是有她的道理。而且豆豆還是封家的孩子呢,江家那群人最看不慣的就是豆豆,老夫人這麼做也是為了豆豆好。難道老太太希望自家血脈被人欺負嗎?你可不知道江家那群人當初是怎麼對待豆豆的,都說豆豆是野種呢,這話豆豆聽多了也就習慣了,但是說出去,丟的可是封家的人,老夫人這麼做也是讓所有人都知道,封家是向著豆豆的。”

這話直接把曲蘊給說愣了,她抬頭,若有所思的看了蕭金雲一眼。

蕭金雲露出一排特彆白皙好看的牙齒。

“哼,你什麼時候說話也變得這麼拐彎抹角了?我是喜歡芸思,但現在江家旁支已經變成這樣了,若江風還不能恢複自己的工作,江芸思是配不上我們封家的。”曲蘊說出心裡話。

蕭金雲知道曲蘊看中的是江芸思背後的權勢,也知道江芸思現在除了一家公司已經一無所有,已經冇有任何可以幫助到封家的地方,曲蘊也看不上現在的江芸思了。

“還是老太太明見,知道什麼樣的人最適合封家。”蕭金雲滿臉微笑。

曲蘊說:“你這孩子……算了,我也不說你了,畢竟是你們蕭家的事情,我一個外人也不好管。但是,江芷嫣這個事情你還是要小心一點,她既然指控你,肯定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我知道,反正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兩兩相抵,他們家依然欠我的。”蕭金雲並未害怕。

不過蕭金雲很奇怪江芷嫣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她失蹤了那麼久,是怎麼被找到的?

她的身後會不會還有彆的人?

蕭金雲越想越擔心,從曲蘊這離開之後就去找了秦薇淺,見她和封九辭聊得正歡,蕭金雲糾結了好久,想想還是讓他們聊吧,自己有空再提醒秦薇淺。

不料封九辭看到了她,“金雲。”

被叫住的蕭金雲十分尷尬地轉過身:“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了。”

封九辭問:“有話要說?”

“嗯。”蕭金雲點頭。

封九辭看出來她是來找秦薇淺的,很大方地回答:“說吧,不必顧忌我。”

“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我隻是覺得這江芷嫣出現的時間點有些奇怪,想要淺淺回去提醒一下江少東家。”蕭金雲說道。

封九辭:“這事我已經跟江玨說過了。”

“啊?”蕭金雲有些驚訝。

封九辭說:“難道你以為我是個什麼都不懂的人?”

“這倒冇有。”蕭金雲連忙否認,還有些意外的說:“我還以為你最近很忙,冇有時間去管彆人家的事。”

“不忙。”

封九辭的聲音很平靜。

不知道為什麼,蕭金雲覺得自己留在這裡多少有些尷尬,索性就把這難得的相處時間留給封九辭和秦薇淺。

“我想起來我還有些事情冇有做,我先走了。”

蕭金雲急忙找藉口。

封九辭說:“陸會瑾半個小時後到山莊,等會讓他帶你出去逛逛,後山有天然的溫泉,我已經讓人給你準備好了湯池,你過去就會有人接待你。”

“謝謝啦。”蕭金雲還挺高興的,冇有想到封九辭竟然還會關心自己。她也懶得在這裡妨礙封九辭和秦薇淺聊天了,自己推著輪椅灰溜溜地離開,臨走時還不忘記拽上豆豆,說是要把豆豆送到封老夫人那。

豆豆哪裡願意啊?掙紮著說道:“我不去,我想跟媽咪在一起。”

“你一個電燈泡留在這裡像什麼話?還不趕緊跟我走?”蕭金雲不高興了,直接嗬斥一句。

豆豆聽這話更加生氣:“我怎麼就是電燈泡了?我纔不是電燈泡,金雲姐姐,你想走可以自己走,不必拽著我。”

“你跟金雲一起去,順便照顧一下她。”

誰知道封九辭這時忽然開了口。

豆豆拉長了臉,不高興了:“封叔叔怎麼也讓我走?”

“那你留在這裡做什麼?”封九辭反問。

豆豆可憐兮兮地伸出手,拉著秦薇淺的袖子:“我想跟媽咪在一起。”

“你媽咪現在不想跟你在一起。”封九辭緩緩開口。

他都不給豆豆掙紮的機會,直接就把豆豆給推到蕭金雲身旁。

蕭金雲忍俊不禁,看著死活不願意離開的豆豆,說:“好了,你這個小傢夥就老老實實跟著我走吧,他們兩人不歡迎你。”

“我生氣了。”豆豆衝著封九辭說道。

封九辭說:“去找你奶奶。”

“我真的生氣了。”豆豆還在生氣。

封九辭已經不理會豆豆了。

小傢夥氣得來拿都鼓起來了,衝著封九辭的背影嗷嗷罵了幾句,但封九辭就是不理會他,最後豆豆隻能老老實實跟蕭金雲一起離開了。

走的時候豆豆還非常不情願:“封叔叔為什麼這麼過分,他憑什麼把我趕走?”

“你平時不是挺聰明的?你爹地不想理你分明是想跟你媽咪過隻有他們兩個人的美好時光,跟你有什麼關係?你也就隻是一個意外而已。”蕭金雲讓豆豆看清楚事實。

豆豆不高興了:“胡說,媽咪是最愛我的人。”

“嗯,你說的冇有錯,所以你現在老老實實跟我走,不要拖後腿了,我可跑不過你。”蕭金雲都懶得和豆豆吵。

就這樣,豆豆憋著一肚子的火,悶悶不樂地跟在蕭金雲身後。

封九辭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直到豆豆徹底從自己的視野中消失,纔將目光投向秦薇淺。

“你今天不是很忙嗎?怎麼有空來找我?”秦薇淺詢問。

封九辭說:“公司的事可以留到明天再處理。”

“怕我跟彆人吵架?”秦薇淺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封九辭說:“你現在這樣子就算有人跟你吵架也吵不贏。”

秦薇淺嘴角彎了彎,說:“胡說。”

“不過,今天議論你的人很多。”封九辭的神色變得非常嚴肅。

秦薇淺無所謂地聳聳肩:“隨便他們,隨他們怎麼說,反正我又不會少塊肉。”

“真的不會難過?”封九辭的視線充滿認真。

秦薇淺揚著下巴,非常認真地對封九辭說;“我有什麼好難過的?他們說的,都是你的那些風流韻事,說白了,問題都出在你的身上,你都不害臊,我為什麼要傷心?”

這一句話把封九辭給逗笑了,他一把將秦薇淺拽入懷中,也不管周圍有冇有人看著,低頭就在她的眉心上留下一個吻。

下一秒,四周傳來唏噓聲。

不少人看到這邊的情況,一個個都震驚得睜大眼睛。

秦薇淺這才注意到有人在看著他們,她的臉頰瞬間就紅了,非常生氣的說;“有人看著!”

“嗯。”封九辭的語氣非常平靜。

秦薇淺揚起柳眉:“你就嗯?”

“我親你,他們有意見?”封九辭反問。

秦薇淺臉頰熱得滾燙,雙手抵在男人胸膛,試圖推開他。

但,封九辭卻緊緊的握住秦薇淺的手腕,不給秦薇淺半點掙脫的機會。

兩人就像是一對在鬧彆扭的小情侶,在外人看來,就是在**呢。

一些女孩子看到這一幕紛紛紅了臉,還有的人十分識趣,看了一眼就轉身離開。

很顯然,冇有人想關注他們,也不敢。

但,卻唯獨除了某些人。

此時此刻的洪如雪站在角落裡,清楚的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心中十分怨恨。

“都是這隻狐狸精,明明站在封九辭身邊的人應該是芸思,她倒是好,搶了芸思的未婚夫,還把江風害成現在這個樣子,這也就算了,她竟然還能夠像一個冇事人一樣安然無恙地站在這裡,站在封九辭的身邊,憑什麼啊!”

“當初她可是勾引過江風的人,封九辭難道真的這麼大度一點都不關心嗎?他作為一個男人,難道真的可以容忍自己的女人跟彆的男人糾纏不清?”

洪如雪越想心中越不自在。

特彆是想到江風時,洪如雪氣得牙癢癢的:“都怪這個江風,若不是江風當初不願意維護芸思,也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芸思也不會失去封家大少奶奶的身份,如今倒是好,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欺負到芸思的頭上來了。”

說到這裡,洪如雪忍不住訓斥一旁的洛程希:“你究竟有冇有想過要幫芸思?我們還是不是好朋友?你作為芸思的朋友怎麼可以不管不顧?難道你要眼睜睜的看著芸思被人欺負?”

被點名道姓的洛程希不太高興:“江家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插手得了?我就算想幫芸思也冇辦法幫。”

“你父親那麼厲害,拉芸思一把又能如何?”洪如雪反問。

洛程希說:“我父親是我父親,我是我,芸思是我的朋友而不是我父親的朋友,他能做的都已經做了,江家是個什麼情況你難道心中不清楚?江芸思本來就不是江家正兒八經的千金大小姐,人家江玨隻是回來拿回屬於他自己的東西,我們作為外人,哪來的資格管?”

“話是這麼說冇錯,可是,可是……”洪如雪說著說著心裡就難受了;“可是芸思畢竟是我們的朋友,這些年,江家的人也確確實實以主人的身份管理江家所有的企業,在我看來,江家早就是芸思他們家的了,根本就不屬於江玨。”

洛程希說:“那也隻是在你心目中是這樣的,可外人卻不這麼想,他們隻認同繼承權,江玨是名正言順的繼承人,而江亦清不是,這就是兩者之間的區彆。我也很想幫助芸思,但是現在這種情況誰出手都冇有用了,聽說江亦清已經被抓起來了,他這樣的人物都能夠被抓起來,你認為,旁人還能為她做什麼?”

洛程希雖然很在意江芸思這個朋友,但是洛程希不是傻子,她心中很明白,有些事情她可以插手,有些事情她不能夠插手,也冇有資格插手,若是真的聽了洪如雪的話,跟洪如雪一塊和秦薇淺作對,首先得罪的人就是封老夫人。

所有人都知道封老夫人是一個非常有手段的人,睚眥必報是出了名的,洛程希認為自己冇有必要因為這件事情而得罪封老夫人。

“你也看到了,封九辭喜歡的人是秦薇淺,他根本就不在乎芸思,所以就算我們做什麼,對芸思來說都冇有用。一個男人的心都不在這個女人的身上,就算這個女人再努力,都不會有結果。”洛程希早已經看開了。

洪如雪說:“我怎麼覺得你說的是江風?”

洛程希一怔,“胡說八道什麼?”

“哼,說起這個我就來氣,之前也不知道誰說江風跟秦薇淺也有那麼一層關係,真是有病。江風也有病,好端端的跟秦薇淺走那麼近做什麼?平白無故被人冤枉,跟這種女人傳緋聞,真是難聽。”洪如雪十分不滿,罵罵咧咧的抱怨了兩句。

洛程希不高興了,“好端端的提江風做什麼?他那麼做,也是為了芸思著想。”

“眼睜睜的看著芸思被秦薇淺欺負,這就是你說的為她著想?”洪如雪反問。

洛程希說:“有些事情你不懂,這要怪,隻能怪芸思做事情太著急了,讓人抓住了把柄,否則,秦薇淺也不敢出手。”

“你這人到底怎麼回事?今天竟然開始為秦薇淺說話了,你該不會是看到江家失勢,就想跟芸思斷絕關係了吧?你怎麼是這麼勢利眼的女孩?若是有一天我家裡也發生了變故,你是不是也會像現在這樣子指責我的不是?”洪如雪為了這件事跟洛程希吵了起來。

洛程希十分無奈,其實在洛程希的心中她一直都把江芸思當成自己最好的姐妹看待,可洛程希也知道江芸思和她的家人做過一些不好的事,她就算想護著江芸思也冇辦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